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欢迎您访问本站!

母亲的手

我手写我心| 2016-06-16 | 阅读次数: 117

红谷滩新区凤凰学校  曾水红

   我的母亲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,黝黑的皮肤,五十多岁就灰白的头发,而现在,我最想念的和最不忍直视的,乃是母亲的手。

   小时候,为了让生活不那么艰难,母亲可谓是想尽了法子:外出打工,做小贩,自己创业。可是,由于各种原因,这些尝试最后都以失败告终,生活也最终还是没有任何起色,唯一剩下的就是激起了贫苦生活中的一丝涟漪。

   可能是孩童的原因吧,即使是在那样的日子里,我也能享受到些许快乐,这些快乐,现在想想,都源自母亲。

   那时候,最喜欢的是家里来客人的时候,不仅仅是因为热闹,更因为每到这种时候,母亲就跟会魔术似的,总能变出好多好吃的来,让我们美美的吃上一顿。

   除此之外,我就眼巴巴地盼着过年过节了,尤其期待的是每年的新年。母亲总会给我们姐弟仨买新衣服,大年初一从头到脚,从里到外都是崭新的衣服,感觉新的一年充满了新的希望。不仅衣服是新的,连牙刷、毛巾也是新的。厨房,房间也是焕然一新,桌子、椅子等被刷洗出了木头的原色,墙上雪白的,玻璃灯罩也是亮晶晶的,总之一句话,人从头到脚是神清气爽,物从里到外是干净整洁。当然,过新年,最难忘的还是母亲从腊月就开始准备的吃食。

    腌猪肉。肥瘦相间的五花肉,抹上白花花的盐,经过岁月的烘干,颜色由鲜红变成了暗红,随便炒什么菜,都能让这道菜成为桌上最早吃光的那一道菜。

    冻米糖。稻米,经过高温烘烤,红糖和麦芽糖,放在一起熬练,最后将所有材料混合在一起,搅拌,碾压,切片,香脆、甜美的冻米糖就出炉了。

    还有腌咸菜,萝卜腐乳丸,炒花生······所有这些都是母亲亲手制作的,现在很难再吃到了。

    也正是因为这些事情,母亲的手一到冬天就会皲裂。一道一道的口子,边缘是早已结痂了的,只有最里面的鲜红的肉露出来,一干重活,那鲜红的肉就会不断渗出血来,洗衣服的时候,清冷的水中就有丝丝血丝飘来飘去。那个时候看到鲜红的血,心里想这应该会很痛吧。现在,偶尔不小心手上蹭破了点皮,洗衣做饭时一沾水就会有一种刺痛,想想母亲每到冬天,那一道道的裂口该是有多痛呀。

    这就是我的母亲——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。她用自己的双手把自己简陋的家变成温暖的港湾,用自己的双手养活了和教育了下一代,这双手也由原来的纤纤细手变成了现在的长满茧子的糙手。



上一篇: 家乡的赣江 下一篇: “八一”精神永存心中